2018赛季广州c > 玄幻小說 >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場 > 第兩千零四十八章不懼鬼神
    .,最快更新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場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四十八章不懼鬼神

    林若雨看一下她的是師父,對方是不可能接受自己是三門的女子,就是她兩年才能等來的一次機會,誰知道下一個兩年會有如何的變數,她無論如何都等不起的。

    但她更不清楚這件事情也不能再拖延,再怎么拖延下去那件事情就真的只能等待兩年后了,如今要是她師父出手廢了自己所修的秘書,自己的功力連帶著要減去大半,根本無法在幾日后的5強勝出。

    小妹她是不是也是看透了這樣的道理,才故意想了這么一個辦法,逼著她去放棄,又不完覺得她的收入,但是在她們的心里一定是各種想方設法的阻撓。只是她對于師兄實在有些愧疚,可事已至此,她連秘書都能偷偷學習,自然不會再顧及其她,雖說是失了理智,可到底也是不舍。

    她拼命想著這整個上原城中究竟何處還有變數,想來想去,終于想到了一個人。

    作為叔叔的林屏杲自然是好說話的,可作為師父的他那就是剛正不阿,半點手軟都不會有的,所以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壓根就沒得商量,他想要做出的改變也員都沒有改變。

    “師父我支持是我做錯了,您所要我所受的都是我應當的,只是能不能懇請給我一兩天休息的時間?!?br />
    林屏杲看向林若雨,這丫頭總覺得按照他一向的秉性不可能如此輕松答應,但他此次的確受傷嚴重,自己那一講是下了十足十的力氣,最后要不是及時搜索他的心脈都得開始破碎,得了給他一兩日休養,這個時候她的身子再也經不起的。

    但是還得留有保險之策,不支持節日后的筆試如何進行,但卻可以揣測到有些人是不會那么輕易的松手的,再者說了要是那般輕易松手,更多的事情還在等著他們呢。

    “這是答應為師的,如果再這樣,我的梳子勤奮進段,一絲一毫都不停,若想離開3樓,我便將驅逐出整個上原城,記住這句話?!?br />
    林若雨把手放在被子里,拼命掩飾著自己的發抖與害怕,若是離開了上原城,她這輩子便無可能了,最后咬著嘴唇含淚點頭。

    “師父放心,我吃一塹長一智,絕不會再犯同等的錯誤?!?br />
    林屏杲也不忍再訓斥他剛剛的重話已經說的夠多了,點點頭讓他早些休息,便同喬燊聆一同離開,在外面布了一層結界,算是?;に陌?,也算是防止外出。

    大半夜的明月高掛,他拖著自己渾身都撕裂,一般的身子一步一步的往外走,他知道這是他師父設的潔具,要不是找錢自己做好其他打算,如今便會被困在這里。

    他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又來到房子的后盾,那有一條密道這個捷徑,就算外面困住了,地底卻是困不住的。

    他在第1道走著隱隱約約開始后怕,想著自己叔叔說的那番話不像是玩笑。

    他也有一些后怕,知道自己做的這事一旦被他叔叔知道,就算沒有說過這話,他也會以此來行事,所以那個上原從表面上看上去獨居于,又不與外界多家來往,是與世無爭的模樣。

    其實內部的人員才知道,那是因為他們極其自信,不愿意與外界多家來往,哪怕是那所來的徐帆所在的學院,在他們心底還真不一定有什么歡喜。

    另一件事情就是他們與凌晨極度排外,哪怕表面熱情那也是知曉,并不會對于人生造成什么威脅,也不會久留,自然客套客套好打發一些。

    但是這等事情自己與外人聯手,這件事情如何能隱藏,到時候不是他叔叔而是真正的掌門都不會饒了他。

    他心中頗為的害怕,卻也不敢說些什么,因為他知曉這件事情是自己的問題。

    做的好了也就罷了,做的不好萬劫不復,這二者之間的區別他如何不清楚,可是這個人一旦困在情網之中,一般的人在沒經歷最后是不會被點醒的,所以現在9頭牛都未必拉得回來。

    當初這邊倒是早早歇息了,他時常痘痘白褐便在這個別院里閑著無事還不如吃好睡好,就偶然發現外面有些動靜,就是聽到一種奇怪的鳥叫,而且鳥叫好似還在給自己傳遞著某種信息,它實在不堪其擾,干脆打開門窗來看看卻是毫無所獲。

    “何人在此處裝神弄鬼,要是被爺爺我抓住定當扒的皮?!?br />
    管他是人是鬼,先這么吼上幾句,可就在下一秒,一個形同鬼魅的女子猛然停在自己的面前,看著他們一身白衣,披頭散發,還好是帶著一股從地底下剛爬出來的氣味。

    他是當真嚇了一跳,按理說按他這般修為,自然是不怕鬼神的,因為一個太弱,另一個碰不到。

    他心臟狂跳還是面不改色,仔細站在那里借著月光多看了幾眼,他哄人認出來了,這不就是林屏杲的那個小侄女嗎?

    這么大半夜的來尋自己,就為了裝神弄鬼的嚇唬不成。

    “徐帆,可認識我?”

    “不知道的名號卻知道的身份,這段時間姑娘前來找我,怕是不大合乎禮節?!?br />
    既然這小丫頭嘴里能說出自己的名號,想必也就知道自己適合身份,也是籠統的看著上原城,怕是只有他一個外人想不知道都難。

    他仔細觀察了一下此刻鎮子里工卡上不行但是卻若有若無的透露出一股強者之手,看來派來的人果然不是善差,聽說這也是他們精挑細選出來的。

    想到這里他心中越發穩定幾分那或許自己的事情就更能找到抉擇之處。

    “我想求幫我一件事兒,事成之后要什么我都能給?!?br />
    聽著這話是要以身相許的意思,他看著眼前的姑娘,甚至想伸出手碰碰他的額頭,這大半夜的莫不是受傷嚴重說胡話了,自己這么一個外人可以幫她什么,找她那個師兄或者叔叔不是來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