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赛季广州c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戰靈天下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會跑的墳
    一擊得手,星河好不快哉,駕駛飛船追出了能有十里遠,才在萊特的規勸下調轉航向,自語道:“得把那個三色寶箱開了先?!?br />
    ……

    德亞衛城。

    極樂小爺很急,潛伏在申晶冰幫派里的兄弟傳來線報,一個多小時后,滅葉聯盟可能要進攻神寂關城。

    這個節骨眼上,他卻聯系不上葉成,納了悶了,號稱全時互通的戰靈天下,發消息竟也會出現紅色感嘆號!

    身為滬上有名的富二代,周不懼怎么可能沒腦子,他幾乎確定,這條線報是申晶冰為了炫耀故意泄露給自己的。

    由此不難猜想,要去神寂城的幫派不僅有滅葉聯盟,他背后的大勢力必然也會出動。

    可周不懼搜腸刮肚也想不出,這群人是哪里來的自信,能在沒有攻城令的前提下,去攻伐還在城池休整期的神寂關城。

    “難道黎青買了殘風的攻城令?”極樂小爺臆想連篇,但很快否定,殘風的絕情谷,現在名義上還歸自己調配呢。

    這全拜國主虎軀一震,收攬挽歌謀士所賜!

    等等?國主……極樂小爺意識到了什么,去論壇略一查找改朝換代前后的系統公告,很快發現了一個最可能的變動!

    那是姬蘭王朝篡權者發布的一篇‘神殿檄文’;特令,建武郡郡守--澤拉底斯、北冥王--醉心客、安內侯--噬魂修羅、永安侯--羽天空,率軍前往誅罰!凡推翻琉球關城統治者,賞晶十萬。

    可這也對不上號啊,一個神寂關城,一個琉球關城,兩邊離了一萬八千里……

    該不會?要全面宣戰吧?!

    把這個推想告訴一同協建德亞的盛唐藥士后,對方也是一籌莫展。

    藥士這邊,不僅給葉成發不了消息,連其他兄弟的頭像都是灰的,顯示下線。

    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他點開了近在咫尺的極樂小爺的對話框,連點了幾個表情,發送狀態都在轉圈圈。

    看了眼公屏的截圖,極樂小爺抓耳撓腮,無奈道:“別試了,這明擺著是有手眼通天的想要整大佬,讓他無法及時回防?!?br />
    “那怎么辦?”盛唐藥士一時間沒了主心骨,城建他是把好手,打仗卻不是他強項。

    而且他怎么也不會想到,有一天會向一貫與神寂敵對的極樂世界幫主尋求守城之計!

    “我哪兒知道怎么辦?”極樂小爺也是被自己推想的全面宣戰嚇到了,宛若熱鍋上的螞蟻,原地輾轉徘徊。

    忽地,看到身旁不遠處的一名女玩家時,他靈光一閃,有了。

    趕忙對盛唐藥士道:“國主那邊我來聯系,你快走幫派頁面回趟駐地,藍幫主應該在那里,你快告訴他們開戰時間!”

    “那我們的6級關城大計怎么辦?”盛唐藥士不甘地看了眼遠處的城主府,他在這里揮灑血汗半個多月,眼瞅著……

    “祖宗唉!都什么時候了!”極樂小爺憤憤跺了跺腳,吼道:“延誤了戰機,我們全玩蛋!”

    …

    “殺哥,勞煩召集部眾!”

    藥士走后,極樂小爺馬不停蹄地在德亞衛城奔走起來,他直接找上了被殘風派到這里,正在客棧買醉以祭奠飲恨競賽的初殺。

    見面時,這廝已有醉意,瞇著眼說:“四萬幫眾,傳送費用可不是個小數字呢?!?br />
    “多大點事兒?!奔中∫幼雷由弦桓霾即?,聽音辨數,其內應有晶幣百枚。

    之后,便朝門外跑去,不忘回頭喊:“余下的給殺哥作酒錢?!?br />
    “好說……”初殺也不客氣,一把抓起布袋,隨手掂了掂,便拔出插在桌子上的匕首,高喊:“小二,算酒錢?!?br />
    …

    “夏嫂,怎么樣,吻哥回消息沒?”

    看著絕情谷和本幫部眾一個個向德亞廣場匯集,極樂小爺心中大定,一臉期待的傾身在一名低級女玩家身前。

    女玩家‘盛夏的果實’何時受過自家幫主這般禮遇,低聲喏喏道:“董,董事長,沒,還沒……”

    暗罵自己太心急,唐突了大佬家眷,極樂小爺尬笑兩聲:“沒事,沒事,不急,嫂子先保持在線,一有消息……”

    “回了……”盛夏的果實眼睛亮了起來。

    一同亮起的,還有來自界面上方的一則公告。

    系統公告:驚聞?。?!望月郡望月城玩家--星河(亢勇狂戰、123級、幻劍)開啟三色寶箱,得到城池升級令*1,真是可喜可賀!

    ……

    “握草,這貨踩了恐龍糞吧?!”

    一則公告,引得正在回消息的枯吻熊腰一顫,差點沒把還未確立關系的‘盛夏的果實’從私密頻道刪除。

    后怕的捶了捶胸口,他對一直埋頭趕路,半晌不發一言的兩位罩袍幫主道;“那啥,俺想單獨行動一會?!?br />
    雖然已被任命為秦時明月副幫主,可枯吻還是沒啥歸屬感,這從他話里話外的自主用詞就能聽出點端倪,他不是征求性的問我能不能干啥,而是直接說我想干啥,用個‘那啥’緩沖,都算給了拉自己進幫的無欲則剛面子。

    “速去速回?!蔽抻蚋仗嬲峙勰詰牡で嗖揮逋飭絲菸塹囊?。

    喜不自勝地朝暗精靈拱了拱手,枯吻扭身竄進黑暗,那句回蕩在墓叢間的“謝我剛哥,事成請你吃喜糖!”,怎么聽都不大應景。

    …

    “等下?!?br />
    墓林另一邊,過山風突然喊停隊伍;

    貼地聽了片刻后,他對不明就里的隊長--游方術士說:“剛聽到了吻哥聲音,龍莒他們應該在北邊五里外!”

    論聽聲辯位,很少有職業能勝過耳尖目利的弓箭手,更別說還是有血脈相連的器靈--弓靈開路的隱職天火弓將了。

    “額!”

    聞言,游方術士連忙頓步,訕訕說:“那是不能太快遭遇,老夫答應給那女羅剎留著的正義光華,都被國主拿去了呢?!?br />
    “啥?你說啥?”殘風一臉驚訝,壓著嗓門:“師傅,有這好事你咋不想著徒弟點呢?”

    殘風不關心誰是女羅剎,他耳朵里只有光華。

    “甭自作多情了?!憊椒繅渙誠悠?“老頭能在群敵環伺的時候冒死認你這逆徒,還幫你要歌頌之光,已經很仗義啦?!?br />
    “也是哈,凡事都講先來后到,我平衡啦……”

    殘風本就是說句玩笑話,也知道過山風是在拿他開涮,當即打起了哈哈,不過看著號稱神秘商人的師傅身上珠光寶氣的,還是忍不住眼珠子一轉:“師傅啊,你看徒兒都讓您老人家耳根子舒坦了這么久啦,怎么地不得意思個幾百組橙晶石呀,咱家大業大的,又不是些什么貴重玩意兒,徒兒不嫌棄噠?!?br />
    “你呀……”

    游方術士腆著大肚一臉受用,當著眾人面,特別是毒刎和通天法師兩個npc的面,也不好意思太掉價,在袖袍中摸了半晌才掏出一塊黑不溜秋的不規則橢圓疙瘩道:“那,為師千年來輾轉各族,游歷無數拍賣會場,自認可辨得世間萬寶,卻唯獨不通曉此物什是啥,給你一個月時間,若是破解了此種奧妙,便把唾手可得的人間帝尊寶座讓給你坐?!?br />
    “我靠……”殘風扶額,感覺被打敗了,白話了這么久就弄來個鐵疙瘩,不過為了打圓場,還是佯裝興奮接了過來,表情夸張的唱了兩句‘看它不圓就盤它’,后又道:“不用等一個月,徒兒現在就能破解它是啥,莫非這就是萬千孩童玩琉璃彈珠,輸得只剩下開襠褲時,心心念念的鐵梨花?”

    “逆徒討打?!庇畏絞跏墾鹋?,手中游方傘作勢敲打。

    殘風笑鬧著避開:“師傅悠著點呀,您老貴為人間未來帝尊,一定要保重啤酒肚啊?!?br />
    “逆徒真當為師玩笑呢?瞅瞅,潛力值都一億啦……”

    殘風以為游方要騙他上前,邊跑邊叫:“我信你個鬼,糟老頭子壞滴很……”

    看著嬉笑玩鬧的半路師徒,過山風幾人搖頭露出姨母笑,這對活寶。

    …

    不同于一撥人的嬉笑打鬧,屈膝在九層中央的葉成此時一臉痛苦。

    以自己的精血為媒,搭建陣法的過程很煎熬,眼下到了最關鍵的一步。

    一個多小時的全場漫步,他腦海中已經烙印了古墓九層大致版圖;

    這里呈長方體,東西二十里,南北十五里,也并非進入之初預想的一馬平川,中間一棺;

    它的邊緣地帶散落有為數不少的各色寶箱和祥瑞光華,中間地帶周圍十里,則反差感極強的分布了一座座不具名的破敗墳冢。

    此時此刻,四個角落都被葉成安置了一個小型沙漏,中央最大的墳包這里,更是祭出了可以逆轉時間的沙漏狀石陣。

    耗時良久,為的就是構建法陣,加快時間流速。

    這想法從進來九層之前就有,是有感于時不我待的產物,在魂帝的幫助下得以進行。

    靈感來自于,囚禁偏將--章邯等人三千年仍保它們不死的密室,葉成要將那套原理,反方向運用。

    …

    嘩!

    石陣光芒大盛之際,葉成連忙撥動齒輪,右手腕的傷口格外醒目。

    嗡!

    就在這時,葉成猛然察覺,這處空間又有異動!

    黃金豎瞳中,原本抬腳可達的中央墳冢,突然越變越大,最后……竟然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