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赛季广州c > 修真小說 > 東丘 > 第六百零九章,合歡樓事
    ()    說溫如是從邊城的江面上一路飄蕩,飄到了邊城,給合歡樓的女人們救下來,這些女人聽了溫如是的故事之后,對她的遭遇表示了極大的同情,紛紛表示愿意幫忙,溫如是卻不想因此而連累太多的人,暫且把這短仇恨埋藏在心底,于合歡樓中住了下來,她住的地方是合歡樓后身,專門住宿的地方,沒有男人能到這里來,十分安靜,住了幾日,他就摸清了合歡樓的情況,合歡樓中大概有女子一百一十二名, 一流水的漂亮姑娘,媽媽的年紀是最大的, 是這個合歡樓的主人,此人在麗水縣城頗有地位,黑白兩道認識的人多,無論是誰,來到麗水縣城,都需的給她幾分面子,這也得益于合歡樓養了五六十個打手,均是用重金雇傭而來的江湖好手,有些游俠,不想再漂泊了,就給媽媽發現,雇用在這里,每日有一兩銀子,一年下來,就是三百多兩銀子,這還不算是紅利,平時的補助,客人的小費等等,總得算下來,每個護院的人,一年掙個千八百兩銀子不在話下,而姑娘們,賺錢就更多了,合歡樓的姑娘,一共分為三等,分別作為,紅牌,粉牌,黃牌姑娘,其中以紅牌姑娘,姿色、技藝等最佳,賺錢最多,人生最少,再三等之外,還有一個頭牌,目前,合歡樓的頭牌, 便是知秋姑娘,她為人和善,氣質蘭心,桃花面,杏子眼,兩彎眉毛像是月牙,小口如櫻桃,紅唇似晚霞,實在是美人之中的美人,那會兒,溫如是不經打扮,的確是不如她,她身居頭牌姑娘,卻不孤傲,時時謙遜,禮遇有加,無論對誰,都是一副笑面,深得眾女子的喜歡,當然了,溫如是也不例外,很是喜歡這個女子。

    姑娘們通常中午起床,下午上班,中間熟悉,到了深夜才睡覺,完跟著男人的節奏再走,一百一十二個人中,有一半人,可供男人留宿,陪同男人睡覺,這里女人,叫做妓.女,而另外一半,就像采茶,知秋等女子,她們只是歌姬,棋姬,舞姬,琴姬等等,賣藝不賣身,陪著客人喝酒取樂的,不過有些客人喝多了,手腳不干凈,經常在他們身上亂摸,只要是不過分的,姑娘們只得忍氣吞聲,因為事先說好了, 有人倘若做了過分的事情,媽媽手下的護院,決不輕饒,打斷腿的事情,常有發生,教訓是家常便飯,但有一條,絕對不能打死了,來到合歡樓的男人,無不

    是富貴之人,口袋里有錢, 或者是手上有功夫,其中也不乏很多名門正派之士。

    男人們在合歡樓一擲乾坤,盡顯豪奢,姑娘們拿的是大頭,合歡樓拿一部分。

    溫如是養好了身子,住在了后邊,沒人叫她,她覺不出來,食物,茶水,點心,衣服等等均是眾人給她送來的,這一日,天高云淡,正是中秋,清涼的時候,溫如是伏在窗前,打個哈欠,生出了睡意,不等走到床邊,媽媽帶著侍女來敲門,說道:“婉兒姑娘,我是媽媽!”

    溫如是與媽媽不是經常見面,這女人卻給溫如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一次見到她,是在溫如是來到合歡樓的第二天早上,在此之前,媽媽就已經見過她了,經人說,老媽媽見到溫如是的第一眼就雙眼放過,贊不絕口,稱溫如是是完美之中的完美,美人之中的美人,只當是,溫如是受水淹,面色蒼白,渾身無力,眾人沒有在意,但最近,溫如是身子大號,光澤恢復,傾國之感讓每一個人女子,都不禁愕然。

    老媽媽面容雖老,不見多少皺紋,那是平時保養的好,聽說,她常用蝸牛的液體敷在臉上,進行?;てし?,光澤富有彈性,宛如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一樣,她的模樣,小長臉,唇薄,皓齒,高鼻,除了年歲之外,竟然不比合歡樓紅牌的女人要差,有人說,她年輕的時候,就曾經是麗水縣城內外,遠近馳名的大美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作詩吟對,男人不可及她,那是紅極一時的大明星,后來,有個富公子追求于她,多年不得,終于有一次,一個嫖客闖入了老媽媽的房間,要強于她的,那富家公子及時出現,打退了嫖客,卻身中一刀,因為失血過多而死,死時給老媽媽留下了一大筆錢,老媽媽就用這筆錢,起了這座合歡樓,為女子,建起了一個保.護傘,多少年來,每到富家公子犧牲的那一夜,她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肯出來,總有哭聲,有人猜測,老媽媽其實是愛上那個富家公子了,可惜富家公子沒有等到那時候,老媽媽為了紀念這個人,終身不娶, 而且守身如玉,還是個處女,別看老媽媽做的是留客宿娼的勾當,她這個人,葷段子比誰都多,論**是所有姑娘的老師,可她的身子和骨子,可干凈著呢,這也是為什么,在合歡樓,那些男人誰也不敢僭越這里的規矩,他們是

    怕老媽媽,下手也真無情啊。

    老媽媽中午來訪,溫如是感到奇怪,一邊開門,一邊問道:“媽媽,你找我何事,江風吹得多的,身子乏得很,我正要小憩去了,虧的你早到?!繃成洗藕蘢勻壞奈⑿?。

    老媽媽進來后讓侍女門外等著,親手關了門,拉住了溫如是的手,說道:“婉兒,你來這里許久了吧,身體養得怎樣?”

    溫如是詫異,心想,媽媽莫不是要趕我走?那倒也正常,我白吃白住,是何道理,人家與我非親非故的,能救我性命,已然不易。

    溫如是深深一禮,說道:“媽媽,多謝媽媽收留,這些日子,我身體恢復的極好,媽媽你掛念了?!?br />
    老媽媽拍了拍溫如是的手背,笑道:“你看看,你這小手,粉嫩粉嫩的,我在你這個時候,就像是一個村姑,今日我找你來,你不必詫異,原是要跟你商量一件事情的?!?br />
    溫如是道:“連日來叨擾了,可惜我的家產都給壞人強占了去,不過日后等我拿回來,一定孝敬媽媽,我留在這里,多有不便,這就要走了?!?br />
    老媽媽微微一愣,道:“婉兒,你可想錯了,老媽媽留在你這里,你能吃上幾個,喝上幾個,這里的地方多的很,老媽媽喜歡你乖覺,機靈,可愛,人又長得美麗,留你還來不及呢,怎會把你把門外推,合歡樓,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壞人來了,老媽媽先幫你收拾了他,你曲解我的意思了?!?br />
    溫如是道:“也許是我曲解老媽媽的意思了,可我也總不能什么不干,吃白食的,那可太對不起媽媽了,媽媽你這邊坐,有什么事情找我?”

    老媽媽坐在床邊,說道:“婉兒,我實話跟你說了吧,知秋,是咱們這里的頭牌,你知道的吧?”

    溫如是點頭,說道:“知秋姐姐,落落大方,蕙質蘭心,只是落得個紅塵女子的名聲,真是可惜了?!?br />
    老媽媽道:“是啊,我也喜歡知秋,可是女大不中留了,前幾日,有個客人聽知秋唱曲,兩人一見傾心,那男人愿意拿五萬兩銀子給知秋贖身,我問了知秋,她也喜歡那個公子,我有意成他們,便不要了銀子,讓知秋隨他去,三天之后,知秋就會離開咱們合歡樓了?!?br />
    溫如是高興道:‘那可太好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