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赛季广州c > 玄幻小說 > 鬼夫來襲之三生石 > 第四百一十九章門外有人
    “先別說別的了,說說門外的那個人到底是誰!”說完這句話后,看了沐雪,什么表情也沒有露出來,這,我有點不理解,明明是認識的,為何會一點表情也沒有呢,不正常,絕對的不正常!

    想到這里,我趕忙從包里拿出來了一張黃符畫了起來,沒有多長的時間,直接貼在了,沐雪眉心之術!

    她應該是中了什么幻術之類的,不然不可能會面無表情的,看來,人家已經我們在這里了,那么好,先會會他,到底是我歷害還是他歷害呢!

    “姐,我中剛剛中環幻術了!”說完這句話后,沐雪從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來了一張符紙,準備點燃之后直接往外面拋去!

    看著她手里的紙符我笑了笑,就她畫的這個紙符,對付一般人普通人,那到是沒有任何問題,可,跟這種人物杠上的話,那就必須得我親自出馬了,不然的話,不用多說,也知道會有什么后果!

    沐雪應該還不怎么會畫符,因此,讓她根別人斗法的話,勝率不大,但并不代表沒有,只是非常小而已,大概只有兩成,這怎么能行呢!概率太低了,我最其碼能夠保證有七成勝算!

    “陰陽道,火符,去!”說完這句話后,我把符紙快速的在手里一搓,然后快速的把門給打開,符紙在半空中瞬間,從一張紙符,變成了個火球,直直到飛向了男人的面罩前面!

    我沒有著急把門給關上,既然要斗法,那么就得斗一個輸贏出來,不然的話,這讓以后我,還怎么出門見人,以及混修煉者的大圈子??!

    “哼,雕蟲小技!“男人說完這句話后,大袖一擺,直接把空中的火球,就給搞滅了,往我這里看了一眼!

    雖然我并不知道,他長什么樣子,但,他的這一雙眼睛,很明顯的能夠告訴我,他是在看不起我!

    本來,我就不想打,他非??於戳艘徽嘔檬醴?,我用火符還擊,這不很正常嘛!為何,他會露出來這個樣子的表情,想不明白,算了,我是一個女孩!

    “陰陽道,火符,去!”說完這句話后,我從包里拿出來了三張火符,對著外面的那個人,直接丟了過去!

    三張紙符,在空中,瞬間化成了三個火球,飛向了他的衣服以及別的地方!

    “你……你……你!”男人說完這句話后,想要躲開空中的三個火球,卻,慢了一拍,一個火球來到了他的身前,直接把他的衣服給燒了一個小小的洞出來!

    接著,他的衣服,慢慢由一個小洞緩慢的縮小,一直到撤底的沒有,我傻眼了,他身上所穿的到底是什么衣服,竟然能有這種情況發生,看來,他的身份并沒有我所想像的那么簡單,既然如此的話,不能再用這一招了,原因它,我包里的紙符有限,不可能對著他直接丟出去十幾張紙符,那是絕對不能的!

    “你……是誰,快說,你是誰!”說完這句話后,我轉身快速從包里把桃木劍給了出來,指著他!

    聽到我的這句話后,男人笑了笑,并沒有立及開口說話,而是看向了一旁的沐雪,露出來了一絲不可思義的表情出來,然后,把頭扭過來,不知從哪個地方,拿出來了幾張黃色的紙符!

    他嘴里念著的是什我聽不懂,但,大概知道一些,他念的應該是符咒之類的話,不然,也不可能會把紙符給拿出來??!

    “藍符,拿一張藍符給我!”看著旁邊的沐雪,開口說道!

    本來,我以為這個家伙跟我一樣,要用什么火球來攻擊我呢,沒想到,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家伙,竟然在招鬼,既然如此的話,我也得招鬼,那么就得招歷害一些的,所以,才想到用藍符招換!

    聽到我的這句話后,沐雪快速的從我包里拿出來了一張紙符遞給了我,而我卻是咬破手指,在這種情況下,哪里還有什么時間畫符呢?只能用血來畫符了!

    用黃符的話,閉上眼睛都能夠畫得出來,一點也不差,可是,如今手里的并不是什么普通的黃符紙,而是藍符??!藍符,我能夠畫得出來,那就是最好的了,除此以外的事情,也就只能看一看才知道!

    “我再說一遍,你到底是誰!”看著不遠處的那個人,我現在特別的想要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

    他看沐雪特別的奇怪,很奇怪,至少我是看不出來,男人的這個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從他的表情上面大概的分析出來了這么一個可能性,那就是這個男人和沐雪打過一次,要么就是朋友!

    前者的可能性比較大一些,后者的可能性,應該不大,如果這兩個人是朋友的話,怎么會打起來呢!當然不會了,所以說,沐雪口中的那個鬼兵,會不會是他的鬼奴,如果是的話,那可就不好了,如果不是的話,我能把這個人給打重傷!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呢,你以為你是誰??!不配知道我的名字!”說完這句話后,他手里的紙符,快速的往空中漂去!

    過了沒有多長的時間,也就大概過了個三四分鐘左右的樣子,一股冷風從大門的方向吹了過來,我的身體抖了一下,很快便恢復了,閃身從口袋里拿出來了一張紙符,念了一句咒語,把紙符貼在了沐雪的身上,她如今體內的靈氣不夠抵抗這股陰氣的,所以,我才會用這一張紙符來吸收掉,她體內的這一股陰氣!

    看到我的這個動作,男人伸出兩只手,拍了一下,然后開口說道“你這小丫頭有點兒本事??!”

    他說完這句話后,周圍所有的人,放下手里的東西,一雙眼睛在我和男人之間來回的掃個不停!

    我笑了笑,并沒有立及開口說話,而是再次的從包里拿出來了一張藍色的紙符,撕成三條,手一撮,對準男人所在的方向,往空中一拋!

    并不是我不想用黃符,而是因為這個家伙的實體有點高,黃符的話,根本就不能傷害到他,最多,也就只能燒掉他的一點衣服,還行,但,他的這件衣服,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衣服??!所以,用黃符的話,肯定的不行!

    “陰陽道法,箭射!”說完這句話后,空中的三個紙片瞬間,化了三把箭,朝著,男人所在的地方,射了過去!

    男人看到空中的三把箭之后,笑了笑,并沒有立馬開口說話,而是,快速的閃身,躲開了其中的兩把箭,另外一把,就好像是追蹤箭一樣,男人跑到哪里,箭就跑到哪里,他無奈,只能同樣的從褲兜里拿出來了一張藍色的紙符,也不知道念了什么,手里出現了盾牌,直接檔住了,箭的攻擊,接著就是,箭在空中爆炸,化完點點星光,持續了大概三十秒之后,地上出現了,無數的藍色小紙片!

    “你……你……你!”我指著說不出話來,本來,我以為,這個人的實力,不會有多么的強大,但,眼下的情況來看,這個家伙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強,非常的強,很有可能,已經跟茅閏的實力差不多了,這……我怎么可能打的過他呢!當然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說,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男人聽到我的這句話后,笑了笑,看著面前的五六個鬼魂,對著我這邊一指,瞬間,五六個鬼魂,沖著我所在的方向漂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幾乎沒有多長的時,鬼直接沖到了面前,想要靠著陰氣,對我造成攻擊,不過,并沒有任何的用處,既然都已經是修煉者了,在加上,手中的這一把桃木劍,不會我對我有任何攻擊的!

    “你看,那個女孩長的挺漂亮的??!還有,你看,她身邊的那個女孩,更漂亮,不過歲數有點小,可惜了!”一個聲音,不知,從哪個地方傳了過來!

    聽到這個聲音,我往遠處看了一眼,一個身穿黑色休閑裝,五官還行,就是典型的大眾臉,站在人堆里很難看得出來,不過,他卻帶著一副金色眼睛,我一眼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可不是什么拼汐汐上面9塊9的眼睛,而是用真正的黃金所制做,就是因為這個,還有,他的個子,以及,他眉心處有一段黑氣,并不算多,也不少!

    這個人撞鬼了,但并不是今天撞的,原因無它,如果是今天撞見的話,黑氣會很明顯的,一般正常的人都能夠看得出來,更何況我這種修煉者呢,但,他的這個,卻是越來越淡,根據我自己的分析來說,他的這個所謂撞鬼,應該是前幾天撞見的,實力不強,差不多就是剛死的那種!

    “姐姐……這個人好討厭,我想搞一只鬼嚇嚇他,行不行,姐姐!”一旁沐雪,正在不停的拽著我的衣角!

    聽到她的這句話后,我摸了摸她的頭,這種事情,我肯定是會做的,但并不是因為,原因嘛!很簡單,處理完這件事情之后,還得再殺兩只鬼才行!

    “好……姐姐答應你,快點放開,姐姐的衣角好不好,你這個樣子,別人怎么看我??!”我直接伸出手來,把拽著我衣角的手給輕輕的扯開了!

    “我不……我就不放開!”沐雪再次抓住了我的衣角!

    “放開!”

    “我不!”

    “放開!”

    “我不!”

    我無奈了,只能是任由她拽著我的衣角了,然后想了想隨既開口問道“明天,陪我去買一身衣服,要好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