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秦逸塵沒有猜錯的話,沐顏貞所在的勢力,肯定有人在太昊圣地,而且,地位還不低。

    應該就如金藍皇朝和光芒圣地的關系一樣。

    不過,沐顏貞所在勢力,應該不是皇朝,而是處于皇朝地域中的某個強大的隱世世家。

    如果能搭上沐顏貞這條線

    唉

    不過,一想到李元霸這家伙在沐顏貞心中的印象,秦逸塵不由嘆了口氣。

    短時間,看來他是指望不上了。

    正想著,眼前一亮,四人出現在了一處石臺之上。

    石臺上,此時人數不少,足足二十幾人。

    秦逸塵掃了一眼,發現,站在石臺上的,基本都很年輕,而且,一個個器宇不凡,境界都不低,皇境高階的占一半人數,剩下的那一半,雖然沒有到皇境高階,但是,也都是皇境中階,很接近高階。

    顯然,這應該是太昊圣地在其他各地接受的新血。

    將他們帶到這里之后,太昊圣地那圣使就帶著沐顏貞離開了,留下秦逸塵和李元霸在這里。

    秦逸塵兩人的到來,并沒有引起多少注意。

    他們兩人,一個才踏入皇境中階,一個皇境初階,就算想引起注意也很難。

    好多高手??!

    李元霸掃了周圍一眼,頓時興奮的有些摩拳擦掌。

    秦逸塵沒有理他,而是打量周圍的環境。

    他們所處的這里,是一處山腳。

    石臺不遠處,是山門。

    山門上,掛著一口大鐘。

    在山門一旁,一座巨碑立在那里,上書太昊!

    僅僅只是兩個字,卻有一股莫大的氣韻,浩浩蕩蕩傳遞開來,彰顯著書寫這兩字之人的不凡。

    圣力!

    秦逸塵從這兩個字上,感受到了圣人的氣息。

    顯然,這是圣人所刻。

    山門之后,一座座山峰直插云霄,在那云霧之間,隱隱,還能看到一座座殿宇,頗有幾分仙韻。

    這便是太昊圣地!

    在秦逸塵觀察期間,陸陸續續來了幾波人,都是由圣使帶領,各個不凡。

    鐺鐺鐺

    正午之時,山門上的那口大鐘被敲響,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唰!

    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出現在山門處。

    此人,已突破皇境

    只是一眼,秦逸塵就判定出這中年男子的境界。

    這人,若是出現在皇朝地域,估計一人足以蕩滅一大皇朝!

    由此可見,圣地與皇朝的差距。

    中年男子來到這里后,先是掃了一眼在場的三十幾個人,然后開口了,我名俞良,為圣地外門執事。

    外門執事?

    秦逸塵心中一動。

    圣地皆有內外門之分。

    外門,吸收新血,只有足夠優秀的人,才能晉升為內門弟子。

    沐顏貞被帶走,這有可能說明,她直接被選入了內門!

    你們既然被選中,那以后,就是我太昊圣地之人了!

    俞良繼續開口,一席話,讓眾年輕天才,心情澎湃。

    對于他們來說,能進入圣地,是莫大的榮耀,足以讓他們揚名立萬,光宗耀祖,而他們所在的勢力,也會因此水漲船高。

    現在,我賦予你們神玉。

    說話間,他只手一揮,撒出一塊塊玉佩,精準的落到石臺上每一個人手上。

    神玉中,書寫太昊二字。

    接到神玉,入手冰涼,讓人精神都為之一震。

    這讓很多人意識到,這神玉,不僅僅只是身份的象征,而且還有安神靜心之效,如果修煉之時,佩戴在身上,必定有很大益處。

    這東西,若是放在皇朝地域,必定會引發眾多強者爭搶,然而,在圣地,卻人人都有。

    滴血認主。

    在俞良的指引下,眾人皆劃破指尖,滴血在神玉上。

    只有擁有我圣地神玉之人,才能進山門,入圣地!

    他解釋道。

    現在,與我一同,前往西昊殿造冊。

    說罷,這位外門執事,帶著眾人,走進山門。

    在經過山門的時候,秦逸塵明顯的感覺到,有一道氣韻蕩漾而來,與此同時,神玉上,閃過一抹微光,接著,他沒有任何阻礙的進入到了山門內。

    這一變化,眾人都有感應到,讓的眾人又是一陣感慨。

    他們能夠感應到那股氣韻的強大,若沒有神玉,估計,他們會被在那股股氣韻之下湮滅。

    這或許,也是圣地山門沒人看守的原因。

    因為,根本不需要人看守。

    經過山門后,俞良帶著眾人,進入到一處山谷盆地當中。

    這里面,極其寬闊,有山有水,還有大河橫跨而過。

    其內,各式建筑都有。

    最大的,卻是立于山谷四處的四座大殿。

    在俞良的告知下,他們得知了一些信息

    四座大殿分別為,東昊殿,南昊殿,北昊殿,西昊殿。

    各殿都不一樣。

    如他們現在前往的西昊殿,管理的就是圣地一些瑣事,比如造冊之類。

    東昊殿,為武技殿。

    南昊殿,為丹藥殿。

    北昊殿,為武斗殿。

    對于前面三大殿,李元霸都沒怎么關心,一聽到武斗殿,他就兩眼發光。

    在俞良的帶領下,一行人進入到了西昊殿內。

    殿內,空空蕩蕩,沒有什么人在。

    俞良來到了殿內唯一一張案桌面前。

    案桌后,一個邋里邋遢的小老頭在那打著瞌睡,不時的吧砸著嘴巴,似乎在做著什么美夢。

    華老,華老

    俞良,雖然是太昊圣地外門執事,但是,來到這個小老頭面前的時候,卻顯得有些緊張,聲音也叫的很輕,似乎唯恐那小老頭責怪一樣。

    什么事,吵吵鬧鬧的?!

    約摸十幾分鐘后,那小老頭才轉醒,醒來后,以非常不爽的語氣罵罵咧咧道,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俞良身上,頓時呵斥道,又是你小子,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

    華老,我這次,是帶新人過來了,不然,給我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打攪您睡覺啊

    俞良冷汗淋漓,連忙解釋。

    這時,那被他稱為華老的小老頭,似乎才注意到了殿內多的幾十張年輕的面孔。

    這次,姑且就放過你!

    華老輕哼一聲,將視線轉移到了眾人身上。

    被他看著,眾人一個個身體都繃的筆直。

    從剛才的情況來看,這小老頭,可是俞良都招惹不起的存在,如果他們惹得這小老頭不高興,估計有可能被丟出圣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