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赛季广州c > 都市小說 > 奪帥之劍 > 第四百九十五章 變形羌牙
    ()    “這霸……霸王卸甲,異人隊不愧是禁區出來的靈族,盡顯野性本色?!狽鎪磺佳酪簧磧判愕募∪饃粱搜?,解說都打了個磕巴。

    “撤去防具,憑自身的防御,這未免有點過于托大了吧?!斃硪環灘蛔∷?。

    “嘿嘿,別怪我有話直說,四階巔峰雙生種的防御,怕是這群一階到三階的義武子弟到死也打不破?!迸費羲芍沼諳允境鏊畝狙辣舊?。

    “雙生種?”許一帆和鳳霜都感到震驚。

    “你們不知道情有可原,武道協會也才剛收到異人隊的資料,我是靠內部關系在開幕式之前才拿到的信息?!迸費羲衫裂笱蟮廝?,“內丹和靈珠雙生于丹田,這就是雙生異人的特色。女性為雙生姝,男性為雙生種。他們可以在靈獸和異人之間無限變化,武道因此而與人類的路數迥然不同?!?br />
    “原來如此?!狽鎪托硪環癡鷙??;蟹淺@斫?,當初他看到羌牙變成一只大老熊的時候,也是一激靈。

    “看,義武子弟結陣了!”許一帆看到了振奮人心的畫面。至上院綠茵場上,義武子弟奪帥隊結成了一座齒牙呲互的奇行陣。

    “這陣法很古怪,似乎是義武流行的鴛鴦陣變種?!迸費羲傻納襠佳纖嗔?,一旦面對專業的奪帥陣法,他都下意識地保持了尊敬。因為,他當初奪得至上杯,靠陣法!可以說奪帥陣法是他一生的救贖。

    “內核鴛鴦陣,外部是九龍掠火陣,靠九宮環套在一起,在逼近敵人陣型的時候會翻陣,九宮陣與九龍掠火陣形成一個合擊的組合,達到最大化殺傷?!被薪庸巴?,陣法對他而言,都很簡單,“顯然他們的武相做過精確的預測?!?br />
    “什么預測?”歐陽松簡直驚了,他還在一點點梳理陣型,身邊的少年已經娓娓道來,就好像陣法是他擺的。這讓他想起了當年幫他的隊伍奪冠的那個妖孽啊。不,這個少年更妖孽,簡直未卜先知的感覺!

    “預測到異人隊要來玩一挑十五啊?!被興?。

    “神馬?”歐陽松、許一帆和鳳霜都傻了。

    “對啊,你們看,異人隊十四個人都退后到帥位排成一線,這不是陣法,這是觀戰臺,他們想一邊走一邊看羌牙表演?!被猩裉崴傻卦詿篤聊簧現鋼傅愕?,“曾重九是個桀驁不馴,驕傲得不得了的人。他的隊員,自然也都差不多。四階巔峰打一群一階到三階的小朋友。他頭疼的不是如何取勝,如何耍帥。一打十五,符合他的性格。我猜義武子弟的武相也想到了?!?br />
    “呃,說到義武子弟的武相戚長青,著名的陣法世家戚家正宗傳人,不但擅使戚家槍,戚家劍,而且是陣本學初階考核通過者,擅使祖傳鴛鴦陣。說起這義武的鴛鴦陣,也曾經在呂一笑率領的明軍中起到過中堅的作用?!斃硪環皇被乇吵雋慫嘍戀淖柿?。

    “難怪義武子弟首秀便亮出了鴛鴦陣,這可是祖宗用來力戰異人大軍的陣型?!狽鎪閫?。

    “但是,我的猜測還是維持不變,雙生種的防御是變態級別的,在最近的幾次面對異人的小規模戰役中,軍方不得不用出靈能大炮這種序列的武器,才能轟破雙生種軍團的陣線?!迸費羲梢⊥?,“我看戚長青太過于拘泥鴛鴦陣這種過時的陣型。鴛鴦陣群戰有利分割敵軍陣型,如果他真的預測到要十五打一,車懸陣是更好的選擇?!?br />
    歐陽松表面上還在努力維持自己毒牙的人設,但是實際上他無形中已經開始同意華尚的意見。因為形勢已經越來越明顯,羌牙又開始往前走了,和隊友徹底脫節,根本就是要一打十五的架勢。

    而義武子弟沒有一點驚訝,顯然早就預料到會如此。不只是鴻鵠、燕華、帝武這些強隊在想著奪冠,浙省來的義武子弟武校隊,也是過五關斬六將殺到至上院,他們也想要在這座武道圣地中揚名立萬,斬將奪旗。

    “看來華尚同學說對了,戚長青猜到了必然會出現這個局面,他們的陣法展開,剛好把羌牙裹住?!斃硪環朔芷鵠?。

    “是的。而且,關于歐陽前輩剛才說的鴛鴦陣不適合多打一,我不敢茍同。鴛鴦陣只要去掉狼筅手,鏜耙手,用盾牌手、長槍手、飛器師、短兵手組成的數重陣線配合九龍掠火陣形成耦合鋒線,再通過九宮翻陣,可以把攻擊一瞬間最大化?!被行賾諧芍竦廝?,“我想,這就是戚長青的計劃?!?br />
    “這樣的變陣也太繁復……”歐陽松還想要繼續和他爭辯一番,顯示一下自己專家的身份,但是賽場上已經出現了風起云涌的變陣。九宮陣翻陣,陣型大變。

    義武子弟武校隊的飛器師和氣功師突然部出手,各式氣銃飛器交相飛舞,盾牌手迅速側移,組成一朵鮮花般的圓陣,三名兵位長槍手長槍如龍,配合滿天遠程攻擊突襲而至。

    在長槍手背后,兩馬位,一文相一共三名突襲刺客,追在長槍之后,呼嘯而來。

    一時之間,整個綠茵場被淹沒在層層疊浪般的攻勢之中。

    羌牙爆喝一聲,整個身子瞬間掛上一層厚厚的熊皮,氣銃飛器咄咄咄打在身上,被皮毛和護體罡氣彈得滿天爆炸。

    他的雙爪嗡地拍出,三個長槍兵位都直接起飛,撞飛身邊所有盾牌手,有一個還把自己的馬位撞翻。羌牙爆吼一聲,身子沖天而起,一口咬住一位義武馬位的肩膀,一甩腦袋,將其甩出七八米,滾落在地。他的身子騰空一轉,讓開義武文相的白金飛刺,熊掌一掌糊去,將其糊落在地,深陷綠茵場中。

    “看槍!”戚長青越眾而出,率領兩名車位擋在他的面前,以一把長達一米六的劍矛擋住他的去路,劍矛劍刃長達四尺,橫掃千軍,勢不可擋,戚長青三階巔峰的品階,此刻盡顯威勢。義武兩車位都是一水的開山斧,冰盤一般的斧刃卷向羌牙的雙腿。

    羌牙身子倒后空翻,落地變身獵豹,反身猛撲,穿過雙斧交剪,一抓擊飛左車位,張嘴咬住右車位,甩著他的身子丟向戚長青。戚長青連忙收回劍矛,用肩膀一扛,將右車位彈到一邊。羌牙落地再變身,化身為一只斑斕猛虎,長尾如鞭,一尾巴掃在戚長青的面罩上。轟地一聲,戚長青被砸得身子朝后直甩出去,后腦撞在剛爬起來的右車位臉上,兩人同時昏迷。

    羌牙變身的猛虎猛然立直身子,對殘余的義武子弟發出一聲狂躁高亢的虎嘯。強大的音波震蕩席卷場。朝他勇猛沖來的義武子弟同時慘叫一聲,捂著耳朵躺倒在地。

    羌牙一個前滾翻,從虎身變為人形,單膝跪地,雙手回兜在小腹處,傲視場,再次發出白癡般的微笑。

    ps:第3更送到。這是日常的三更,接下來是加更,求票票(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