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赛季广州c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九原虓虎 > 第四百零一章 軻比能的蹤跡
    “敵襲!敵襲!兒郎們隨我迎敵!”紇骨牧場的守將仆蘭急道。

    牧場當中陷入了一片慌亂,鮮卑騎兵到處尋找受驚的戰馬,亂作一團的牛羊偏偏還在一旁添亂。

    好不容易上了馬,仆蘭卻驚詫的發現牧場的大門被人打開了,一個身材魁梧的漢子正在猙笑著朝他趕來。

    “叱羅何在?給我斬了這個狗賊!”仆蘭氣急敗壞的喝道。

    “大人您便瞧好吧!”叱羅應諾一聲,提著狼牙棒便朝著楊再興迎了過去。

    楊再興騎著搶來的戰馬,提著搶來的長槍,直直的奔向了叱羅。

    兩馬相交,叱羅高舉狼牙棒,狠狠的砸向了楊再興。

    楊再興神色不改,一槍刺出,槍芒猶如流星趕月,勢不可擋。

    叱羅尚未反應過來,寒光閃爍的長槍便已至胸前,一槍直刺心臟。

    叱羅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望著楊再興,高舉的狼牙棒至死也沒有落下。

    楊再興猛的將長槍一提,叱羅的身子向后倒去,隨著狼牙棒一同墜落戰馬,鮮血噴涌,濺了一地。

    一槍挑了叱羅后,楊再興并未停留,而是單槍匹馬的沖向了鮮卑軍陣當中。

    斬將過后,鮮卑士兵軍陣中出現了一定程度的騷動,不少鮮卑士兵的心中都打起了退堂鼓,開始龜縮后退。

    斗將的失敗,導致了一系列連鎖反應的發生。

    幽州軍士氣如虹,斗志高漲;

    反觀鮮卑軍卻是士氣低落,猶如斗敗的公雞一般耷拉著腦袋,垂頭喪氣。

    但見楊再興單槍匹馬殺來,許多鮮卑士兵都認為楊再興在托大,于是不信邪的鮮卑士兵將楊再興團團圍困。

    但也有帶腦子的鮮卑士兵悄悄朝后退了幾步,以免過會濺身上血。

    叱羅是他們紇骨牧場的第一勇士,但卻被這漢將一槍給挑了,這份能耐他們自愧不如。

    隨著圍上去的鮮卑士兵成片倒下,躲在后邊的鮮卑騎兵俱是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被楊再興氣勢攝住的鮮卑士兵忙不迭后退,無人敢與之對敵。

    楊再興手中長槍連點,眨眼間便將十余個鮮卑騎兵刺落戰馬,鮮卑騎兵見此更是四下奔逃,誰敢跟這殺神作對?

    只憑著一己之力,楊再興單騎殺退鮮卑數百騎,其馬旁十丈方圓之地,竟是沒有一個鮮卑騎兵!

    在楊再興大殺四方之時,張遼等將率兵殺進了牧場,一眾鮮卑騎兵宛若驚弓之鳥,不知所措。

    ……

    與此同時,軻比能正率部朝著紇骨牧場進軍。

    但距離紇骨牧場還有一段距離,軻比能便聽到了震天的喊殺聲。

    原本就十分忐忑的軻比能毫不猶豫,直接下令撤退,連到紇骨牧場邊上看一眼的心思都沒有。

    “撤!速撤!”軻比能火急火燎的下令道。

    于是軻比能一行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個來回都沒用上多少時間。

    但軻比能不知道的是,他的蹤跡已經被暗中潛伏的錦衣衛所掌握,他這一撤,他的部落也會隨之暴露。

    ……

    隨著一陣嘹亮勁急的號角聲響起,五萬騎兵席卷而出。

    黑甲黑盔,通體俱是黑色的幽州軍士兵如同遍野松林一般呼嘯而來,給鮮卑士兵帶來了無窮無盡的壓力。

    “將士們,隨吾殺過去,斬將奪旗,立不世功!”

    張遼舉刀斜刺長空怒喝一聲,緊接著他一馬當先,向著鮮卑軍陣猛的發起了沖鋒。

    “殺!”

    大片的長槍大戟斜指蒼穹,只聽一聲聲殺氣騰騰的怒喝,烏泱泱的騎兵隨著張遼席卷而出,悍然殺向了鮮卑士兵。

    兇悍的幽州軍騎兵以鍥字沖鋒陣形向前沖去,不知不覺竟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箭頭,狠狠的刺入了鮮卑軍陣。

    只一個照面,鮮卑士兵便被殺的人仰馬翻,四下奔逃。

    望著大殺四方的楊再興和源源不斷進入牧場的漢軍,仆蘭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仆蘭深知紇骨牧場完了!

    但鮮卑人不興大和的那套,即便深知敗局已定,仆蘭也依舊拍馬舞刀殺向了楊再興。

    楊再興看后劍眉一挑,催趕戰馬直奔仆蘭而去。

    “納命來!”仆蘭象征性的喊了一嗓子以壯聲勢。

    話音未落,兩馬相交。

    槍來!

    刀往!

    槍收!

    刀落!

    只聽“當啷”一聲兵刃墜地的聲音,仆蘭的頸部被刺了一個偌大的血洞,鮮血迅速從中流出。

    楊再興拔出長槍后,仆蘭緩緩倒地,掀起了一片塵土。

    仆蘭死后,被圍的里三層外三層的鮮卑士兵們更是戰意無,紛紛扔掉了兵刃請降。

    沒有鮮卑騎兵想要偷跑,因為這紇骨牧場只有三個出口,如今被堵死了。

    可以說能將這些鮮卑士兵殲,紇骨牧場功不可沒。

    這牧場建的十分結實,估計當初是為了防止牛羊偷跑,但建造者萬萬沒想到,這結實的牧場竟是成為了這些鮮卑士兵的牢籠。

    收繳了降兵們的兵刃后,張遼將這萬余鮮卑降兵統一看押。

    隨后張遼召來了這牧場的管事,也就是專門負責管理牧民之人。

    這管事一聽不用死,都沒等翻譯告訴他張遼要叫他做什么,他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管事都答應了,其余的牧民更不會有什么反對意見,滿地尸體誰敢說不字?

    這些牧民暫時還得留著,不能遣散更不能殺掉,至少得留到呂布派人接管紇骨牧場才行。

    大戰過后,殺聲停歇,但空氣之中的鮮血味道尚未消散。

    張遼下令將各處的鮮卑士兵尸首收斂,統一挖坑將尸首埋葬。

    至于戰死的幽州士兵,張遼則是命士兵細心收斂裝車,并撒上孫思邈等人研制的防腐粉,以免尸體腐爛。

    英魂必須還鄉,入土方能為安。

    落葉歸根的遺愿,張遼必須幫他們完成!

    打點完了紇骨牧場的相關事務后,張遼手里捏著錦衣衛弟兄送來的情報,嘴角緩緩露出了一抹笑容。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

    “云長兄,你去還是吾去?”張遼笑問道。

    “文遠你去吧,關某留下看管這處牧場?!憊賾鷥氳?。

    “好!即是如此,那云長兄稍歇,吾去去便回!”張遼拱手道。

    “一切小心!”關羽拍了拍張遼的肩膀,不厭其煩的叮囑道。

    。